.Mio.

Just my life. 小基地

某一天的一段自白

有时候会想,自己到底是怎样的人呢。一面渴望着能够坦白地去做自己,毫不掩饰地表达出自己的感情和想法。一面又害怕因为自己的本性而吓跑周围人,被他们讨厌变得孤身一人。真实的自己,是个占有欲强,报复心理也强,自私又随性的人,从小就篡紧了自己手里的娃娃,只要认定是自己的就不会轻易给别人碰。受到了别人的伤害就会想方设法让对方比自己更痛而且只求报复,我爽,而不会去考虑后果。破坏欲也是存在的,心情糟糕的时候会去想破坏来发泄。因为体会过孤独的痛苦,所以渴望有一个能专注地注视着我的朋友,可惜那不可能吧,我没有权利去束缚她,去要求她怎么交往,如果我按照本心做的话,她一定也没法忍受我的独占欲而绝交吧。给朋友拍片也是,希望她们的美只有我知道,只有我能拍出来,希望她们只做我的模特。但为了还能做朋友,我也只能这样看着那个她被别人包围着欢声笑语而什么也做不了。为了留住朋友,只能压抑着自己去做好好先生(虽然并不是先生),为了博得周围人的好感,像分发零食这样的行为也不过是我的小手段,在书包里像百宝袋一样长年带着各种东西,很多时候也未必是为了方便自己,而是为了在别人有需要的时候借出去,能帮到他的话就能增加好感度。总会担心认识我的人讨厌我,如果闹变扭了哪怕错不在我也会尽量主动去哄,就怕失去了谁。所以戴起了好好先生的面具,不再去打架和吵架,有什么不满也用呵呵弧过去,对谁都温和,对谁都可以笑。但有一天,我遇见了摇滚。他告诉我什么叫真我,什么才是真实。在无法脱落的面具下,竟藏着一颗渴望着叫嚣着想要去真实地活的心。我热爱着重金属的破坏性,那是我被压抑的一部分,“见到不爽的事物去破坏掉就行了”这样的想法真是直爽呢。Yoshiki也曾说过如果遇上困难,就去破坏掉好了这样的话,感觉很励志呢哈哈。速度金属力量金属所给予的刺激感也是我所渴望的肆意妄为,肆无忌惮。正因为在平日生活里是做不到的,所以才更加渴望,心里产生的躁动也只能通过音乐去挥霍,消耗掉。说到摇滚就会想起那些个乐队,最长情的当属Nightwish吧,它的美完全戳中了我的内心,粗狂有力却足够华丽且极具女性美的女高音(不喜欢太柔的女声),气势恢宏旋律优美力量感饱满沉重的音乐(运用了有独特音色的乐器更加戳我),完美地结合了男女两性的美。(啊啊聊音乐的话真的是满腔热情完全停不下来了呢)让我脱不下面具的理由,是孤独。自己真的是个很害怕很害怕孤独的人啊,比如中午出去吃饭,无论如何也要拉个人陪我去,否则根本没法出校门。为了逃离孤独不惜改变自己,改成大家都喜欢都能接受的样子就好。这大概也算是自卑吧。

评论